•  

文化傳承

文化傳承

藏藥學發展簡史

作者:羅達尚來源:《中華藏本草》 日期:2016年7月7日 15:47

爱彩乐助手 www.uzbrm.icu 藏藥學發展簡史

 

我國有55個少數民族,分布在我國東北、華北、西北、華南、西南等省區。雖然歷史和地理條件不一,風俗習慣、文化發展各異,但各民族都有自己的醫藥,且在歷史發展進程中,對本民族的生存繁衍起到了積極作用,是我國醫藥學不可分割的重要組成部分。藏醫藥學居我國四大民族(藏族、蒙古族、維吾爾族、傣族)醫藥學之首,它在總結本民族醫藥學經驗的同時,吸收了中醫藥學、天竺(今印度、巴勒斯坦)和大食(今伊朗、伊拉克、埃及、巴勒斯坦等國)醫藥學理論,逐步形成了具有完整理論和濃厚的民族特色的藏醫藥學體系。

藏醫學和藏藥學在早期是互相融合的,并無分別專著。公元7世紀至8世紀的代表著作《月王藥診》、《四部醫典》就是例證。自公元10世紀始有藏藥學的著作問世,至18世紀藏藥學著作約120部,其代表作當推《晶珠本草》。

藏藥學根據文獻可查的歷史有1300余年,但其全部歷史遠不止于此。為便于研究,現將它劃分以下幾個時期予以介紹。

啟蒙時期(遠古—公元6世紀):早在公元前幾個世紀,藏族人民在與疾病斗爭的過程中,就已經認識到動、植、礦物的某些部分具有解除人體疾病的功效。認為“有毒就有藥”(《大臣箴言》木刻版第7頁),其后又有用酥油止血,治燒傷、燙傷;用青稞酒通經活絡散瘀;用柏樹枝、艾蒿熏蒸防治瘟疫病等。這些經驗都是通過言傳口授,世代相傳,保存于民間的。這是一個漫長的年代,即藏藥學的啟蒙時期。

奠基時期(公元629846年):公元7世紀初,由囊日倫贊開創了統一西藏的宏圖。由其子松贊干布繼承父業完成了統一西藏的大業,結束了各部落互不相屬的割裂局面,建立了吐蕃王朝(公元629年),建都羅娑(今拉薩)。建政后采取了強化政治、發展經濟、振興文化的一系列措施。隨派土彌桑布扎等人去天竺學習,經梵文為藍本,創造了現用的30個字母的藏文。在此期間,唐太宗為密切漢藏兩族關系,把宗室女文成公主許配給藏王松贊干布。公元641年文成公主進藏進帶去了大批書籍和百工技藝人員,其中有醫方百種、診斷法五種、醫藥著作四種(《西藏王臣記》木刻本第5054頁)。這些醫藥書籍由漢族僧醫馬哈德瓦和馬郭嘎等譯成藏文,命名《醫學大全》,這是最早的一部藏醫藥著作(現已失傳)。

《醫學大全》問世后,藏王又聘請了漢族醫生韓文海、天竺醫生巴熱達札、大食醫生嘎林那,共同編輯了一部七卷本的綜合醫藥書籍。這部書吸收了中醫藥、天竺和大食醫藥學的內容,名為《無畏的武器》,現已失傳。松贊干布命令全藏醫生學好這部書,并為此頒布了12條優特令,這些措施有利于促進醫藥學的發展。

公元710年,由唐中宗令其宗室女金成公主進藏,再次帶去大批醫藥書籍,其中最著名的譯注本當推《月王藥診》。該書由漢族僧醫馬哈亞納和藏族翻譯家別惹札那翻譯,并結合藏醫藥的臨床經驗,于公元720年前后編著而成,全書分113章。這是我國目前保存的最早的藏醫藥經典著作之一。它對于研究藏醫藥學早期的歷史與中醫藥、天竺和大食醫藥學的淵源關系都有極其重要的價值。書中收載藥物329種,其中植物藥212種,動物藥67種,礦物藥50種。所載藥物具有高原特色。絕大部分沿用至今。

對于《月王藥診》的來歷,有說是天竺龍樹大師著由梵文譯成藏文傳入西藏的;有說是文殊師利的化身童子文殊在漢地五臺山講述的論著,因此說原著來源于五臺山;再一說是由五臺山傳入天竺,再由天竺傳入西藏。總之,眾說紛紜,莫衷一是。但從全書內容來看,它是一部藏、漢、天竺醫藥學的綜合醫著。

公元9世紀中葉,著名的藏醫學家宇妥·云丹貢布(公元729832年)等人在總結藏醫藥經驗的同時又吸收上述著作中的精華,用了20年(公元768790年)左右的時間著成《四部醫典》,收載方劑313方,單藥406種,根據藥物的來源、質地、生境、入藥部位的不同,分為貴重藥類、寶石類、土類、木類、精華類、平地產類(作物類)、草類、動物藥等8大類。

公元6世紀至9世紀中葉是藏醫藥學史上的關鍵時期。這一時期的著作盡管是醫藥學合著,但它為后來的藏醫學和藏藥學的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。

形成時期(公元8461271年):隨著吐蕃王朝(公元629846年)的崩潰,繼后又因朗達瑪變法,政局混亂,出現割據局面。藏藥學的專著在此時漸次問世,標志著藏藥學開始形成。其特征是:前期(吐蕃王朝時期)是醫藥融合,以醫為主,以藥為輔?!端牟懇降洹分興潿砸┪鎰髁朔擲?,對性味與五源提出論述,但在該書中仍作為輔佐篇,且篇幅很少。而在這一時期,醫藥各有專著,藥學專著不斷問世,分化形成藏藥學。其代表作有《甘露精義》、《甘露八部》、《甘露精義八支密決》、《藥診諸種草本要決》、《贊木央本草》、《藥物大全》、《醫藥方劑集要》、《草藥大全》等20余部藥學專著。這些專著分別記載了藥物的種類、分布生境、性味功效、加工炮制等內容。有的著作是將《四部醫典》中的藥物篇抽出來給予考證或對其中部分藥物給予補充封增修,如《草藥大全》便是一例。它沿用了《四部醫典》植物藥的分類法和種類,但作了種的補充和生境分布、形態等內容的增補。

發展時期(公元12791642年):吐蕃王朝崩潰后,西藏出現了分裂割據局面,藏藥學隨之也出現了學派爭鳴的局面。到公元13世紀,學派并立已形成。帕摩主巴王朝(公元13491436年)時期在學派爭鳴中形成的學術見解,促使學者著書立說,從而促進了藏藥學的發展。

南方學派以蘇卡·年姆尼多吉為首,包括加爾布本·羅米給布等不同時期的藏醫藥學家。這一學派主要善于用熱性藥物,對藥物的形態特征、生境頗為注意,繪制了一些藥物掛圖,并對藥物的配伍、炮制提出了不同見解。這一學派的著作有《千萬舍利》、《答北方學派·人參》、《藥物問答》、《祖先口述》等近20部著作。其中《祖先口述》后來被五世達賴和第司·桑杰嘉措贊揚為佳作,至今這部書仍為名著。

北方學派以強巴·南杰札桑為首,包括米尼馬·通瓦頓旦、昏弟·都子吉美、南杰多杰等不同時期的醫藥學名家。這一學派在教學上總結了“六邊四法”的教學法;在藥物方面善于應用寒性藥物,對高原疾病、風寒濕痹頗有研究。這一學派的著作有《藥物問答錄》、《甘露長流》、《四部醫典注釋》等10余部。

由于南北學派的對立,學術爭鳴。藥學著作問世甚多(約40部),內容包括藥物種類及其鑒別、插圖、性味、加工炮制、配伍劑型等,促進了藏藥學向縱深發展。

興盛時期(公元16421750年):自第五世達賴于1642年掌握政權后,積極發展藏醫藥事業,直至第十世達賴的二百年間,始終不渝地發展藏醫藥學,在西藏地方當局主持下,組織南北兩派著名醫藥學家整理刊印了醫藥書籍約40余部。如1662年重新刊印了《四部醫典》、《宇妥藥診十八支》、《祖先口述》等代表名著。六世達賴期間又召集了全藏知名畫家以《四部醫典藍琉璃》為藍本,結合全藏采集的藏藥標本,于1702年繪制了一套彩色藥物掛圖,其種類之多,色彩之協調,形態之相似,在我國藥學史上是一個創舉。與此同時還著有《醫藥方劑集要》、《藥物配方》、《藥物匯編》、《札記美飾甘露藥庫》、《藥物識別》、《制藥法三種》、《散藥》、《預防傳染病九藥方》、《本草》等書。特別值得提出的是《藍琉璃》和《晶珠本草》這兩部巨著,是藏藥學發展興盛時期的代表作。

《四部醫典藍琉璃》是第司·桑杰嘉措(16531707年)所著,他根據宇妥的《四部醫典》、《四續親閱》,老蘇卡的《四部醫典》及宗嘎版、干木保版、德格版、扎當版等的《四部醫典》作了對比審閱???,對斷句、錯字及難懂的古詞加以改正、注釋,于1687年完成了修改注釋本《四部醫典藍琉璃》,成為通行全藏的“標準”注釋本。藥物由原著的406種增至700余種,對六味、八性、十七效作了進一步闡明。此外,他還著有《精義八支秘決之金鑰》等藥學專著,在藏醫藏藥學史上作出了巨大貢獻。

《晶珠本草》是帝瑪爾·丹增彭措通過實地調查,并考證了歷代藏藥著作130余部,用了20年左右的時間,于1743年編著而成。全書收載藥物2294味,集藏藥學之大成。根據藥物的來源、質地、生境、入藥部位分為13大類即珍寶類、寶石類、樹類、濕生類、旱生類、作物類、動物類、汁液類、土類、水類、炮制類、鹽堿類、火類等。樹類又分葉、花、果實、枝、干、皮、樹脂等7類。旱生類系草本,又分為根、葉、花、果實、地上部分和全草等6種。這種分類方法比較科學,至今在植物和藥物分類上仍有重要參考價值。

《晶珠本草》對歷代本草所用藥的同名異物、同物異名、一名多物均作了考證和訂正。如“哇夏嘎”一名,目前所用原植物有7科近20種,其正品是鴨嘴花(Adhatoda uasica)。卻很少用于臨床。在《晶珠本草》中記載得很清楚,即“哇夏嘎”是木本植物,枝有節,節膨大,葉對生,革質,花黃白色,味苦。目前所用均系草本植物?!毒е楸靜蕁芳竊兀翰氐夭徊?ldquo;哇夏嘎”,但可用“冬拉冬遲”(婆婆納)代替。由此可見它對藏藥的考證至今仍可作為重要資料借鑒。

解放后至今,在黨的民族政策的光輝照耀下,藏醫藥事業有了飛躍的發展。自1960年以來,中國醫學科學院肖培根、夏光成三次進藏調查藏藥資源。西北高原生物所潘錦堂等人于19681975,云南藥檢所楊競生于19641985年,甘肅省中醫學院(現甘肅中醫大學)藏醫系羅達尚于19681988年,先后對青藏高原的藏藥資源進行了實地調查。為查清藏藥資源種類和開發利用提供了依據。

由于歷史發展階段條件不一,藏藥事業是波浪式向前發展的。藏藥學著作繁多,理論獨特,內容豐富。這是歷史上藏藥學家建立的不朽功績。解放后藏藥學研究所取得的成績,更是令人鼓舞。

所屬類別: 藏醫藥知識

該資訊的關鍵詞為:藏藥學 簡史